YFZZ(隐龙轩)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查看: 3276|回复: 11

[杂文] 灵兄,好久没看到你发好东西我读了!

[复制链接]

303

主题

2791

帖子

859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8596

宝刀未老终身成就社区建设优秀版主最佳人气金点子

发表于 2007-2-6 13: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要好好读书哦,别整天讨论流星啊,发点好文章我看看[em02]
雪中字,神之右手,回首百年身;
墓里魂,魔之左手,我生君已老。
皇天之上星盘已乱,后土之下山河永寂。

66

主题

851

帖子

2600

积分

惊世骇俗(11)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2600
发表于 2007-2-6 13: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em01][em12][em29][e...

[em01][em12][em29][em29][em29]
[IMGA]http://1.92game.net/youxi/shenghuaweiji/012l.jpg[/IMGA]

67

主题

1775

帖子

5371

积分

震古铄今(12)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5371
发表于 2007-2-6 13: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楼上水得很厉害哦~[em02]

楼上水得很厉害哦~[em02]

96

主题

2686

帖子

8130

积分

出神入化(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8130

优秀版主金点子

发表于 2007-2-6 15: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最近没钱上网啊[em10]惭愧~赚钱去了...

最近没钱上网啊[em10]惭愧~赚钱去了[em09]
而且九哥说的那篇《寻找心灵的故乡》我还没找到[em17]
灌水的小心了[em22][em21]

303

主题

2791

帖子

859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8596

宝刀未老终身成就社区建设优秀版主最佳人气金点子

 楼主| 发表于 2007-2-6 17: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寻找心灵的故乡/不在左岸 ...

寻找心灵的故乡/不在左岸
   
    从我被自己流放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在寻找回归故乡的路。
   
   
    当火车徐徐开动起来,这个让我曾无比向往而今又无比憎恶的城市,逐渐在褪色了。那些闪过的一幕幕碧野,是我故乡的颜色,我正在与它接近。我听到了血液也开始缓缓流动,带着年少时的纯真与激烈,冲破每一个粘稠的阻滞,奔腾着流向那个我常午夜梦回的落败故乡。
   
    当年,我就是从这条路上,背着行李、背着梦想、怀揣着完整的心睽别了故乡,从此,故乡是我的疼痛。而今,我空荡荡的回来了,我却在庞大的都市里丢失我心爱的女孩儿,从此,她变成了我的疼痛。
   
    我的女孩儿
   
    你是内心的一阵痉挛
   
    你是挂在嘴角的一抹苦涩
   
    你是我醒着时思想的归宿
   
    你是我梦里无法怀抱的痛苦
   
    你是常在我眼里旋转的泪水
   
    你是我醉后唯一的清醒
   
    你是我的每一次叹息
   
    你是我梦想渴望到达的地方
   
    而你,就这样消失了,仿佛不曾光顾过我的生命,而那些疼痛有如一股野火,在我内心的方寸之地喷薄燃起,染红了我的眼睛,烫伤了我的心。我必须回到故乡去,在那博大的山峦里放声哭泣,让故乡的水洗去我的尘土,我的皱纹,我的灰暗。。
   
   
    我不止一次在手/淫到最后的关头,想到了她,那么清晰、痛切,这让我自责而愧怍,我在亵渎她,而我无法控制。我带着虚弱的身体,抚摩着她曾睡卧过的地方,冰凉有如她的肌肤。我记得每一次用手滑过她的身体,她都会拿着枕头一把打在我头上,然后睁着黑漆的眼睛问,干吗~然后抱着枕头只露出眼睛笑。。
   
    其实,在认识她之前,我对女人,除了想扒光她的衣服操/她以外,没有别的想法。比如我看蒙娜丽莎,我觉得她就是一个被性欲折磨的寡妇,她浮肿的双手象她膨胀的欲望,我曾很多次的想象那衣服下面的身躯,该是如何浑圆丰腴,至于她暧昧的笑容在我眼里幻化成一种挑逗谄媚。所以,当女人从我面前走过时,我的眼睛早已穿透她的衣服,以及衣服下面那些渴望被虐待的信号。
   
    在大学里,第一次摆平一个女孩子之后,我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当你想得到某个女人的时候,那么先占有她的身体,那个充满了优越感的女孩子,在冰凉的月光下,神色慌乱的问我,你会永远爱我么?我就知道了,我不但占有了她的身体,也抵达了她的灵魂。它让我有一丝畅慰,也有一种莫名的恐惧,那个女孩子会整日的追着问你一个愚蠢的问题,爱不爱我!爱不爱我!
   
    她也曾这样问过,只是不再给我回答的机会。
   
    我将永远记得那个万圣节,午夜过后,我们几人从鬼影绰绰滚石出来,在门口,她清脆、放肆的笑声吸引了我,她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大笑,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牙齿在路灯下,亮晶晶的,最后,她笑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当时,我真想伸出手拉她一把,但被几个男孩子拉走了。
   
    很多年没听过这么肆无忌惮的笑声了,象暗夜里的一束光线,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我这么说,你别不屑,看这篇文字的那个你,你有多久没有没有芥蒂、无所顾及的从内心、从胸腔随着呼吸放声大笑了?你试着回想一下你那从脸上挤出的干巴巴的笑容。
   
    而我第二次见她,是在三里屯的某个酒吧。那次我来了一个外地朋友,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了三里屯,一定要去那里,我说,那里是个大菜市场,他执意要去,说一定要见识见识北京的兰桂坊。
   
    我们随着温吞的车流驶进三里屯,在车灯射过去的地方漂浮着尘土、小资、愤青、白领、妓/女、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那些站在门口拉客的服务生,那些不安的跳动着的心脏让这条小街异常拥挤。就是如此肮脏破败的地方,竟每天上演着爱情或一夜情。
   
    而我从一扇明亮的窗户里看到了她,有的人你见了一次,你便终生不能忘记,不是因为他漂亮或者丑陋,而是他的某种特制的灵魂。她在那个酒吧里抱着吉他低着头在唱歌,长长的卷发覆盖着她天真的脸。
   
    后来我在她家里,我看到涅盘的演唱会,才发现她和主唱Kurt的表情如出一辙,用左手弹琴的Kurt,一双忧郁的蓝眼睛,低垂的长睫毛,一头金色的长发,玉石般的牙齿,一个近乎完美的脸,却带着最绝望的表情。他一边吸烟,一边唱歌,在椅子上就那么摇晃着,随意而不哗众取宠。
   
    她就是这样的爱着所有自残的灵魂,Kurt,莫泊桑,海明威,卡夫卡,傅雷,梵高,尼采,海子,顾城,三岛由纪夫,川端康成。。她说,他们只是回到了他们的故乡。而我不喜欢她的这种对生命的暗示,因为生活本就失去了味道,很多事就是这样,太清楚,所以太痛苦。
   
    而我第三次见她,就不是偶然的了,这么大的城市哪儿有那么多偶然,有些东西一次没把握,只能必然的永久的错过了。我通过朋友的帮助认识了她,我们在一起喝完了酒,去了她家里,她家里有一张Kurt的巨副海报,占了整整一面墙,她一进门,就把脸贴在那海报上狠狠的亲了一下,对我们说,我爱他。然后狡黠而神秘的一笑。
   
    我们都因喝多了酒而胡言乱语,她象孩子一样清脆的笑声和尖叫,在屋里飘动。我们做了一个无聊的游戏,每个人都要说自己的第一次,张杨说,他第一次献给了他的手。大家哄堂大笑,程石说他献给了他的内裤,只有徐伟斜睨起他的桃花眼讲了起来,这个徐伟是个地道的摧花辣手,我几乎认定我的性启蒙都是在大学卧谈会时,从徐伟那张喷着口臭的嘴里听来的。
   
    他说,他和女孩子都是第一次,那个女孩子爱他,疯狂的爱着他,以至在初夜,他的莽撞与无知虽然让她在疼痛中窒息,但依然讨好的假装呻吟,那挤出来的惨淡笑容让他每每回想起来都有异常滋味,一个晚上他便掌握了征服一个女人的所有要领,第二天,他发现床单上血迹斑斑。。。
   
    还未等徐伟讲完,她突然站起来,指着徐伟的鼻子喊。
   
    ----操/你/妈,滚!
   
    我们包括徐伟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你丫有病啊?徐伟骂。
   
    她将茶桌一把掀向徐伟,啤酒烟灰洒了他一裤子。
   
    ----操/你/妈,你走不走?
   
    还未等徐伟反击,我们就把徐伟架到门口,把他推出门,当门重重的合上时,我听到一个暖瓶撞到门上的沉闷,接着是瓶胆稀里哗啦碎裂的声音。我们跟着骂骂咧咧的徐伟走出公寓。
   
    那夜的月光好凉,我记得在念大学的时候,我常独自一人在月光下,在宿舍楼的灯光下,饶着操场一圈一圈的跑,跑累了,就躺在草坪上想家。我常想,故乡是什么,故乡就是你拼命要逃离出来,等逃出来之后又拼命想念的一个地方。
   
    而那些因乡愁而写下的拙劣蹩脚的诗歌,曾让多少个女孩子自动的爬上我的床。如果她们知道我的抚摩,根本与爱情无关,与乡愁无关,她们是否还依然愿意羞涩的在我身下发抖。
   
    我送走了他们,又回到她的楼下,整幢大楼的灯光昏黄黯淡,我猜不出哪个窗口更近似她的。我连吸了五根烟,然后拨通她的电话。
   
    ----是我。
    ----哈哈,“我”是谁。
   
    当她那清脆的笑声从电话那头跳跃而来,我一时语塞,她跳跃、天真的语气,竟让我如此心折,一种久违的悸动在我的心里蔓生,我在她的呼吸里沉没。我问,我上去好不好。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多年的恋爱经验让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在笨女人面前做流氓,在聪明女人跟前做好人。而大多数的女人在爱情面前都失去了智商,只要你坚定不移的说爱她,尽管她将信将疑,但她依然无法从被爱的虚荣里逃逸出去。
   
    那个晚上我没有碰她,甚至让她确定我的目光绝对的纯真。我也知道了,如果爱一个人,爱是多么艰难说出口。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带花边睡衣睡裤,而不是那种近乎透明的蕾丝睡裙,象个孩子,和白天野蛮、略带装酷的打扮大相径庭。
   
    我们坐在地板上看涅盘的演唱会,她说所有主流音乐都是垃圾,当Kurt知道自己的乐队和枪花一样成为了主流乐队后,才失望的离开了这个心灵的异乡。她说,黄家驹的死才是导致BEYOND成为一段可以纪念的光辉岁月。最美的,总是带着一些残缺。
   
    我们肩并肩的一根接一根的吸烟,最后在凌晨疲倦的睡去。
   
    我突然发现和她在一起是多么有意思的一件事,在我记忆里,女孩子都是甜腻腻的。而和她在一起,你就随时准备接受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我沉默的看着她闹她哭她笑。而我也知道了,她这一切神经质的性情都和她的家庭有着关联。
   
    有一次,她接到了她父亲的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就把电话摔了出去,然后放声痛哭。我给她点了一根烟,她边吸边哭,从来没看到她那么委屈过,直到哭的脸发麻,手指夹不住烟,纵横的泪痕使她的脸晶莹透明。
   
    逐渐的知道了,她的父亲是非常严谨刻板的一个人,他希望他的女儿象他一样有一番作为。她从小就是在高压的管制中成长起来,她说她永远记得她第一次逃学,被她父亲打的半死,头发一把一把落了满地,她说她太小了,甚至没有力气逃跑,她父亲把她从床上打到地上,再从地上卷到床上,她说,她这一辈子从来没有那么的恐惧过,此后,她常在一场狰狞的噩梦里醒来,然后一个人在漆黑的夜色里哭泣,梦因为夜而变的那么真实可怖。
   
    她讲的时候,泪水在她的眼里积蓄,然后一串一串滚落下来,她说她不是恨,而是恐惧。这种恐惧的无法克制,让她不得不在十七岁时放弃了一次生命,她看见那么刚硬的父亲在她床前流下了眼泪。但她还是从家里逃了出来,然后把自己就这样流放了,开始了她地下歌手的生涯。而她的父亲不断的寻找她,她则不断的逃。她说,等她疲倦了,就会去做乡村教师,而那并不是她父亲的愿望。
   
    我想到了我那远在故乡的没什么知识的父母,他们从未要求过我什么,也许他们不懂,也许他们懂的更多。我常给她讲我那个隐藏在群山里的童年,给她讲那个会随时都会倒塌的小屋,给她讲我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时的梦想。。她入神的听着,睁着果核一样的眼睛。
   
    只要不想到她的家庭,她就是快乐的,我从未看过象她那样天真的脸,那样冰凉的神色,没有欲望,没有尘埃,清澈透明。我喜欢她一头的卷发,不是满大街上自以为飘逸的清汤挂面,而是剑拔弩张的,又浓密柔软的。
   
    相识三个月来,我甚至没给她一个吻。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耐心,等着一个小我近十岁的女孩子爱上我。我经常在酒吧里看着她抱着吉他唱窦唯的Don't Break My Heart,她用女声的清脆纤细把一首张扬激昂的摇滚唱的柔和忧伤。
   
    春节要到了,我给父母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今年仍不能回去。我听到母亲在那头说,那就自己好好过吧。我从母亲拉长的语气里听到了遗憾。一根几千里长的电话线两端,各坐着一个沉默的人。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儿子。
   
    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冷,除夕那夜,竟然下起了鹅毛大雪,和一些朋友喝光了所有的啤酒之后,我独自一人走到大街上,雪花在路灯下欢快的飞舞,落在脖领里,落在脸上,也落在干枯的心里。我发现在城市里,自己除了能勇敢的面对故乡之外,已经无法面对任何真实的东西,包括爱情,我竟如此的犹豫不决。
   
    我远远的看到了她,仿佛是一次偶遇,又仿佛是彼此的牵引,她带着帽子和围巾,两只漆黑的眼睛笑眯眯的,我走近她,看见雪花在她的睫毛上凝成小水珠,我将手插进她头发里,她抬起头,眼睛一闪一闪的望着我,我轻轻的拥她入怀,她两只胳膊紧紧的勾住我。空寂的大街,只有寂寞的路灯,还有那些静静在我们身边开放的雪花。
   
    我不再让她去唱歌,当我早晨走的时候,她在睡着。当我下班回来,屋子里有咖啡的芳香。我的生活从未有这么整齐过,她将地板擦的光亮,屋子里熏了香,将我所有散落的书籍收进书柜,连厕所也插了一株娇滴滴的百合。
   
    她总是勾住我的脖子,腻在我身上,让我抱着她从这间屋子到那间屋子。她瘦削的骨骼在我的掌心里轻盈而尖利。即便是睡着时,她的手也紧紧的扣着我的后背,只要稍有松开,她就会惊醒,然后又死命的抓紧我。
   
    那个夏天,我带她去了厦门,我们住在鼓狼屿,我从未见过那么灿烂的笑容,我坐在海边,看着她追逐着潮水奔跑跳跃,她桀骜不逊的头发在海风里张狂飞扬。在夕阳的余晖里,我抱着她,把脸埋在她的头发里,呼吸着她的体息,她的灵魂,她的刁蛮,她的任性,她的温婉。她在我的嘴里融化成了一粒葡萄,带着战栗的甜蜜与酸涩。
   
    从未有一段日子是那样的惬意过,我一直象是一根绷紧了的琴弦,华丽音质的背后埋伏着断裂。我象罗拉一样的奔跑,不是为了拯救别人,而是为了拯救我的生活不至落于边缘。
   
    所以,当我在每个女人身上虚弱的爬下来时,我便认为我完成了爱情。而这次不同,当她睁着果核一样的眼睛望着我时,我便完全的缴械了,一些沉滞的激情,在我刻意伪装的冷漠下开始暗涌。那天刮台风,她惊恐的躲在我怀里问,你还能抱我多久?我望着窗外的阴翳而无法回答。而如今,她再也不会缩在我的怀里问这个问题,也不会再给我回答的机会了。
   
    后来,我才明白那次她为什么和徐伟发那么大的脾气,她亲眼看到了,说爱她一生的那个架子鼓手,在骗走她初夜的第二天,竟和另一个女歌手躺在一张床上。而在某一天夜里,我也做了同一件不可饶恕的事,当时,她只是一愣,不哭不闹,静静的看着那个女人走出房门。她不言语,但我看到了她眼中的荒凉。我又怎能和她解释,男人的爱情与肉体是可以分开的,即便解释了,我又如何肯定她是可以接受。她安静的象个小猫,我把她抱到床上,拍着她的脊背哄她睡觉。
   
    深夜,我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整个屋子漆黑一片,静的让人窒息,我听到了她沉重的呼吸,我扳过她的肩头,扳不过来,我惊骇,她一直醒着,我迅速将手摸向她的脸,一手冰凉,她的脸上全是泪水,她因长久抑制哭泣而呼吸急促,我一把将她抱起,就在那一瞬间,她放声痛哭,长久的压抑让她象个出生的婴儿一样,放释出她全部的能量来恸哭,我紧紧抱着她,泪水夺眶而出,我究竟对她做了什么。最后,她已经没有力量发出声音,只是没有节奏的抽搐。直到哭累了,才安静的在我臂弯里睡去。
   
    第二天,我比平时更早的醒来,而床上只有被她泪水勾勒浸染的枕头,整个屋子因她的离去而空荡荡的。如果说少年时父亲给她的阴影,让她从此过上流浪的生活。那么她的第一个男人,却从此让她把自己放逐。她一直在寻找心灵的故乡,而我,就是彻底让她离乡背井的那个人。
   
    我以为,她和过往的每个女人一样,不过是我生命里的一个风景,总会凋谢的。而我竟开始失眠,我常常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迎来清晨的曙光,偌大的空间里到处是她的痕迹,她留过折痕的书,她听过的最后的一首歌,以及在每个房间里逐渐枯萎的百合。
   
    而让我最为惊恐的是,我总在梦里,见到心理不够健全的她自杀了,我每天看着报纸,害怕有她不幸的消息,我去每一个她常去的酒吧,找她的朋友,在一无所获的情形下,我终于躲在黑夜里哭了。
   
    这个城市让我窒息,仿佛深在迷宫里,我甚至可以听到她的呼吸,却找不到和她更近的一个距离。我在报纸刊登了寻人启示,可是,仍杳无音训。我向公司要了半个月的假期,我要逃出这个迷宫。
   
    当我寻着我走出那几座大山背后的路,回到我的故乡时,我仿佛走入了时间隧道,回到了十年前的某一天,炊烟依然在夕阳里飘起,那两棵枣树依然郁郁葱葱的守护着我的家。我望向那个把我送出大山的破败学校,我看见,一个女孩子在摇课间铃,随着她的召唤,那些孩子的笑声和她手里的铃铛一起玎玲,她扎着两个辫子,脸被夕阳染的明亮绯红,果核一样的眼睛清澈透明。
   
    我终于了解了生命的真相,一个人一生的漂泊就是一次返乡的路程,从哪里出发,又回归哪里,我们一次次的告别,就是为了在很远的将来能有一次这样的相逢,从我们最初离开的那个地方,找到我们一直在寻找着的,那个曾失去的世界。


是这篇吗?

[em12][em12]
雪中字,神之右手,回首百年身;
墓里魂,魔之左手,我生君已老。
皇天之上星盘已乱,后土之下山河永寂。

303

主题

2791

帖子

859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8596

宝刀未老终身成就社区建设优秀版主最佳人气金点子

 楼主| 发表于 2007-2-6 17: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http://www.dushu.com...

http://www.dushu.com/book/10005626/



还是这一篇?[em12]
雪中字,神之右手,回首百年身;
墓里魂,魔之左手,我生君已老。
皇天之上星盘已乱,后土之下山河永寂。

303

主题

2791

帖子

859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8596

宝刀未老终身成就社区建设优秀版主最佳人气金点子

 楼主| 发表于 2007-2-6 17: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要不灵兄以此为题,写一篇新的?呵呵[em...

要不灵兄以此为题,写一篇新的?呵呵[em22]
雪中字,神之右手,回首百年身;
墓里魂,魔之左手,我生君已老。
皇天之上星盘已乱,后土之下山河永寂。

96

主题

2686

帖子

8130

积分

出神入化(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8130

优秀版主金点子

发表于 2007-2-6 17: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我觉得不是这篇[em05]九哥说的那篇是...

我觉得不是这篇[em05]九哥说的那篇是林清玄大师的[em05]但是这篇……[em05]
谢谢鹰兄一番好意了[em17]

303

主题

2791

帖子

859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8596

宝刀未老终身成就社区建设优秀版主最佳人气金点子

 楼主| 发表于 2007-2-6 20: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林清玄大师的,好,我再帮你找找[em22...

林清玄大师的,好,我再帮你找找[em22]
雪中字,神之右手,回首百年身;
墓里魂,魔之左手,我生君已老。
皇天之上星盘已乱,后土之下山河永寂。

96

主题

2686

帖子

8130

积分

出神入化(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8130

优秀版主金点子

发表于 2007-2-8 12: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如此就麻烦鹰兄了[em22][em22]

如此就麻烦鹰兄了[em22][em2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YFZZ(隐龙轩) ( 粤ICP备15055400号-3 )

GMT+8, 2020-8-5 09: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