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ZZ(隐龙轩)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查看: 213|回复: 0

专访陈星汉:我做的不是“禅意游戏”《Sky光·遇》拥有最...

[复制链接]

113

主题

114

帖子

432

积分

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432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10: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经过两年多的等待之后,陈星汉大师的最新作品《Sky光·遇》终于将在今年6月上线iOS。作为他时隔七年的最新作品以及首次手游尝试,相信你与我一样对于《Sky光·遇》以及它背后的创作充满了好奇。借着“网易520”的机会,我有幸与陈星汉老师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交流。

陈星汉老师在采访中表示,他目前比较忐忑,但希望《Sky光·遇》能够成为一款让玩家去改变身边人对于游戏看法的游戏。同时他也对游戏中的社交系统、主题风格等做出了自己的解读,而对于大家所冠以的“禅意大师”之称他也有话要说。

以下是采访实录——

游戏目前打磨到85% 社交沉浸感将远大于任何一款游戏

17173:《Sky光·遇》即将在5月23日开启测试,您现在作为制作人是什么样的心情?

陈星汉:心情非常忐忑,因为游戏离正式发行不远了,但还有很多需要打磨的地方。我每天都在担心到发行那天是不是打磨得还不够,因为我希望给玩家看到的是最完美的游戏,这是我现在的心态。

现在的游戏都是在线游戏,有不停的更新,而这也是我第一次做一款在线更新的游戏。我的个人习惯是尽量能够打磨到完美才拿出来,所以现在是在跟时间赛跑。

17173:那目前的版本距离您心中比较理想的状态大概有百分之多少了?

陈星汉:你这周玩到的Beta版我觉得大概会有85%了,等到游戏正式上线我希望是95%以上。

17173:跟您之前作品不同的是,《Sky光·遇》是一款移动端作品。在我个人看来,手机平台是对于沉浸式体验比较不友好的平台,而《Sky光·遇》恰恰想让玩家能有更深层次的体验跟交互,那您在游戏中做了哪些设计来避免手机平台对于沉浸式体验的影响?

陈星汉:最大的困难是主机游戏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视觉的冲击,但是当把这么巨大的视觉缩小到这么小的屏幕之后,玩家的代入感会低很多,第二就是音效,主机游戏音效是5.1声道,有融入感,但是手机一般来说大家都是静音玩的,沉浸感就没有了,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但我们并不是为了做沉浸游戏而做沉浸游戏,我们是为了大众做游戏才选择了手机这个平台。我们意识到在视觉和音效可能无法有效地让玩家代入的情况下,最能够让他们代入的就是玩家之间的互动,比如你跟女朋友发短信,谈得很勤,那个时候你就会完全沉浸在交流之中。

我觉得手机平台是一个新的工具,因为在主机上你不可能打字。《Sky光·遇》是有社交的游戏,所以社交的沉浸感会远远大于我知道的任何一款游戏。但就像你说的视觉和音效的沉浸感就没有那么强了。


社交设计源于美国经历 会是内向玩家的最佳选择

17173:你提到的社交应该是这个游戏很重要的一部分,目前社交只能用文字跟动作来进行交互,还不能用语音,您是希望把这款游戏打造成一个怎么样的社交氛围?

陈星汉:这样的设计最主要是跟我自己去美国的经历有关。在国外你的肤色,你的口音,你的年纪甚至穿着都会受到人家的成见。这种成见在游戏中也会出现,很多国外主机游戏是有语音的,一些人一听到别人的语音就不想继续玩了。

也因为这样的原因,绝大多数的美国人在语音可以成为一个选择的情况下都选择了沉默,因为他们不愿意被别人嫌弃。所以我当时就特别希望在线游戏中就不要再被别人嫌弃我的年龄、性别、背景等等一切,毕竟我们已经身处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了。

所以在《Sky光·遇》或者《风之旅人》中,当你与另外一个玩家沟通的时候你的真实身份是完全匿名的,你只是打字的话没有人知道你是男是女,大人还是小孩。在《Sky光·遇》的世界中所有人都是围绕孩子的时代,所有人的肤色都是一样,性别也是一样的,所以是一个有一定的主题、抽象和夸张的社区,而不是一个真实社会。

绝大多数网游是希望捕捉真实社会的人与人间的互动。真实社会中,你会结婚,他们在游戏里也会结婚;真实社会中会出现帮派,游戏中也会这样。但我做游戏不是为了捕捉所谓的真实,真实是灰色的,我是希望捕捉一个浪漫生活中的一部分,所以在游戏中到目前为止没有语音,将来也许科技更加发达之后,所有人的语音都辨别不出来了我们也许会考虑的。

17173:虽然这是一个鼓励社交合作的游戏,但也有一部分人他们天生玩游戏就不爱社交,比较“自闭”,而游戏中有些关卡又不能避免地需要多人合作,对于这一部分“独立”的人而言,会不会担心“强制社交”给他们造成不好的游戏体验?

陈星汉:这样的玩家早在《风之旅人》就存在过,我只能说他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绝大多数人说自己想要或者不想要的东西并不是自己真正需要或者不需要的东西。

在《风之旅人》的时候我们强调游戏最好的设计是不能欺凌玩家的,这样的设计就像是我在拖着你走。你会觉得这个游戏为什么一定要社交,我就不想社交,会跟游戏反着干。但我们游戏做的是从背后推你一下,但你感觉不到谁在推你,你潜意识中就往前走了。

《Sky光·遇》是一个完全可以从头到尾单人打完所有的游戏,跟《风之旅人》一样,就算断线,也可以从头打到尾。但在《Sky光·遇》中有很多支线剧情和内容,如果你没有人帮助的话是到不了的,所以看你是什么样的玩家,如果你只是一个单机玩家,只是希望进去一下玩一下看一看,没问题,你不需要和任何人互动,也不会有人来麻烦你。

17173:所以《Sky光·遇》是为单机玩家或者网络游戏玩家都准备了不一样的体验。

陈星汉:是,别的游戏可能一进去就一群人在那儿喊,但我们的游戏是你不主动跟别人交互的话,他们说的所有东西你是看不见的,一开始你看到一个陌生人是一个阴影,你连他长什么样都看不见,只是你好奇的话你用你的蜡烛跟他互碰,你可以看见他长什么样,接下来你要不要跟他互动完全是你的选择,我可以说《Sky光·遇》是一个对于内向玩家最最友善的游戏,你不想社交绝对不会给你压力。


我做的不是“禅意游戏” 希望身边所有人都爱上游戏

17173:您刚刚也是几次提到了《风之旅人》,您觉得从前作到这个作品在风格和主题上有哪些变化?

陈星汉:《花》和《风之旅人》是比较独立和文艺游戏的,而这次做的《Sky光·遇》会更加大众一些。《风之旅人》不管从画面和故事都是在讲比较庄严比较悲美的世界,而《Sky光·遇》是一个充满了童真,让你回到了人和人最纯粹的互动的游戏。

之前的游戏更多是希望玩家能够和一个陌生人在玩游戏的过程中互相建立羁绊和信任,而《Sky光·遇》是希望玩家和他身边所爱的人去分享温暖。因为很多玩《风之旅人》的玩家写信给我们说他希望跟他女儿和妻子一起玩《风之旅人》,因为他和陌生人玩的时候没有那么强烈的情感共享。

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希望《Sky光·遇》是一款可以让核心玩家玩得有意思,同时可以让自己身边的人——可能平时不怎么玩游戏或者玩休闲游戏的朋友者亲人来一起体验游戏可以带来的感动。

我认识太多玩家希望他身边的人能够喜欢游戏,我自己的梦想就是希望身边所有人都爱上游戏,所以做《Sky光·遇》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成为一款让玩家去改变他身边人对于游戏看法的游戏。

17173:现在无论是报道或是采访,提到您就离不开“禅意”二字,已经成为您目前最鲜明的标签,您是否担心这样的标签会给您未来的创作造成限制?

陈星汉:禅意其实是别人给我的标签,我自己并不是特别认同。只是第一款游戏非常平静,非常有禅意,大家就称呼我为游戏禅师。我做游戏是讲究游戏情感冲击的,我认为自己是做文艺游戏的,不是禅意游戏。

17173:那在您成长的过程中,无论是游戏界内还是界外是否有人对您游戏风格的形成产生了影响?

陈星汉:从游戏界内来说对我造成最大影响的是上田文人,他的游戏是最早的文艺游戏,也是让我知道原来游戏是可以打动人的。但其实对我影响最大的很多都是电影、电视或漫画,从小受这些东西影响长大的,像《Sky光·遇》里面很多的头盔是从圣斗士星矢中找到的灵感。

例如《风之旅人》是因为一部讲沙漠的电影叫《阿拉伯的劳伦斯》,《花》的灵感则来自于我在上海生活时看不见自然的饥渴,到了加州后有机会看到自然间那么多的绿草和花丛被震撼到了,希望能够捕捉到生活中被自然所包围的感觉。其实我觉得绝大多数做创作的人他的灵感是来自于生活,不止是游戏这个媒介。

17173:我们之前有采访到您的同事江轲(游戏的艺术指导),他跟我们说你私下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一个建筑的设计,细微到柱子和屋顶的比例你都会很在意,但你的作品总是能给玩家带来很强的情感体验和幻想气息,能否谈一下你的个人性格是怎么影响你的作品的?对于这种性格与作品的“反差感”你有什么想说的?

陈星汉:国外有一个词叫,完美主义者。绝大多数的电影导演或者说可以留名青史的导演都是非常抓细节的,为什么抓细节和最终的电影有联系呢?

我们说导演有点像一个合唱团的指挥。一个合唱团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人,你让他们唱一首歌,如果有一个人唱得高了,你可能听到一个很宏大的歌声,但你听不出来他到底唱什么词。只有当每个人唱的声音一致,这个时候你的身体会被他们振动,你才能听出来这40个人在唱什么,这就是导演的工作,就是找出唱得不对的人让他们唱对了,观众才能真正理解这个作品在讲什么。

比如建筑,你来到这个城市,这个古建筑在这儿,你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个假的,你就不觉得自己真的在一个失落的文明。比如《权力的游戏》中的那些建筑真的是找到了古城堡拍的,要是CG搭出来一个城堡往往都很假,这样相信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的感觉就没有了,所以我们会抓各种各样的细节,希望玩家能够进入这个世界。

17173:那您觉得自己是一位比较严厉的导演还是?

陈星汉:肯定是严厉的导演。但我对人是很和蔼的,只是对于工作上的事情是很严厉。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无法与陈老师展开更多的交流。整个半小时的采访过的很快,他的言语就像他至今创作的作品一般平和但富有哲理,你可以感受到他的态度、梦想和对游戏一如既往的热爱。就如他所言,其实无关“禅意”,你的所有体验都不过是他的游戏哲学和对艺术追求的坚持——但这就足以成为你无法错过《Sky光·遇》的那个理由了。


来源:1717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YFZZ(隐龙轩) ( 粤ICP备15055400号-3 )

GMT+8, 2019-11-17 20: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